『沐小沐』

大白话写手

【祺鑫】Sweet

上司祺 and 下属鑫

老套联姻

——————

我是丁程鑫,在我一个星期前,结束了长达18年,216 个月,6570天,157680小时,9460800分钟,567648000秒的学生生活,我毕业了,其实说实话上学也挺好的,刨去写作业和上大四的音乐课




因为我这个直属上司是个什么玩应儿???我的联姻对象,还有…大学老师




脑子里不禁回想大四那时候…




当时马嘉祺是新来的音乐老师,也是别的学校没有的老师校草




丁程鑫喜欢安静,所以总是在图书馆僻静的地方一边看书,一边听音乐,正好旁边就是篮球场,可以不用在一堆女生中间挤着看他的比赛,唉,马老师就是优秀,一来我的篮球场都被占了




(沐:我就是要改变猫捡不到球的事实)




丁程鑫起身去书架拿书,我滴个妈呀,这个书架是有多高啊,我180cm都够不着!再高一点,一点就好了,完了,书架倒了




丁程鑫下意识抱住头蹲下,却被人猛地一扑救了出来,然后,一个无比尴尬的姿势,不得不说,他嘴唇好软,好香,一会丁程鑫反应过来,立马起身




“内个,马老师,谢谢您,内个我欠您一个人情”




“好吧”

“那不如就以身相许吧”




丁程鑫愣住了




我 * ,我以前那高冷严厉帅气的马老师呢,你还给我!!!





马嘉祺揉揉他的小炸毛,“没关系,你迟早会是我的人”




???




自从这一天开始,上音乐课的时候,明明班里嫩么多人,却非得看着我,你说尴尬不尴尬?




——————




终于熬到星期五了,可以回家看我亲爱的妈妈了,咳咳,终于不用看到马嘉祺了!!!




“妈!我回来了”



“丁儿啊,妈给你找了个联姻对象一会去见个面”




“妈!我才刚毕业哎!”




“没关系,你同意了我知道,娃娃亲妈也不好毁约,再说小红本和孙子不急”




妈!你没看我全身都写着不愿意三个字吗!!!而且我是个男的是个男的!!!




可是我又没办法┐(─_─)┌,只好去见了




按照太后老妈给的地址来了,为啥是酒店???真想要孙子啊!





丁程鑫整了整太后逼他穿的衣服,甩了甩头发,清了清嗓子





‘当当当’




一打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微笑时露出的可爱的小虎牙“阿程来晚了哦,这样可不行”




我 * ,马嘉祺!!!冤家路窄啊!





丁程鑫用他那专业假笑三十年的表情,“马老师,(呸)马总,你好啊”




“阿程,明天我还要开会,早点过来啊”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马总我觉得您很闲哎,都有空去我们学校当老师”




去当老师还不是为了见到你,不然我累死累活的干嘛,但脸上还是笑着说“我哥结婚了,没人帮我管理公司了”不过,这倒是真的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再呵也没用了,这一辈子都是他的了,认命吧




“走吧,回家吧,你所有东西已经到了我家了,身份证户口本,帽子发带aj都在”



。。。




——————




回家的路上,丁程鑫已经坐在车上睡着了,马嘉祺轻拿轻的放把自己的小宝贝放在床上然后再他好看的狐狸眼烙下一吻




“阿程,你终于是我的了,再也跑不掉了”





END.(未完持续)


真好!刚哥生日快乐!爹走秀快乐!



依旧大白话,喜欢跳时间



切勿上升!上升狗蛋儿咬你!








【鑫祺】嘶~轻一点~疼~

超短小段子一篇👌

都是跟 @『林沫』 学的(/≧ω\)
说好的今天更文的呢?再来篇车吧,嗯?嘻嘻( ̄∀ ̄)


————————————



“阿程~轻一点~”


“嗯,小火柴,我去拿油给你揉一下”


“我进去咯?”


“嗯~”


“啊~”


“嘶~疼”


丁程鑫越听越过瘾,便使劲了一下


“阿程!嗯~~”


“好,宝贝儿,我轻一点”


“嗯~”


“阿程?”


“嗯?”


“我好喜欢好喜欢你肿么办?”


“我也爱你”



丁程鑫在马嘉祺的嘴唇上烙下温柔的一吻


“睡觉吧”



“晚安,阿程”


晚安,我的宝贝儿♡♡



























































—————————————————————————————————————————————————————————————————————
































“嘉祺,下回小心点,别再把脚崴了,明天训练别去了,自己记得抹红花油”


“嗯,我不想让你承担太多”


“那你就别在让我担心了,以后还有你呢^ω^”






END.





祺鑫一起走下去吧!

请勿上升!上升狗蛋儿咬你!

【祺鑫】All the time

祝大家七夕快乐!!![撒花]

祝我们单身狗过节快乐![吃狗粮]

把番外合在一起了,做了很大的改动

———————————————————————





女士们,先生们:



飞机已经降落在挪威奥斯陆机场,外面温度10摄氏度,飞机正在滑行,为了和他人的安全,请先不要站起或打开行李架。等飞机完全停稳后,请您再解开安全带,整理好手提物品准备下飞机。从行李架里取物品时,请注意安全。您托运的行李请到行李提取处领取。需要在本站转乘飞机到其他地方的旅客请到候机室中转柜办理.



感谢您选择重庆航空有限责任公司班机!下次旅途再会!


“阿程…大,醒醒,别睡了,快到了。”

“嗯~”

“一会先去酒店?”



“嗯”



“你除了嗯还会说别的吗?”


“哦”



“你真无聊”



“敖子逸你好啰嗦”


“马嘉祺以前也很啰嗦,我还嫌弃他呢”



一阵沉默后




“阿大?”


“老丁儿?”


丁程鑫吸了一下鼻子,哽咽的说道“我没事”



果然,你还忘不了他







丁程鑫手里抱着柴犬,看着极光


“嘉祺,你看到了吗?是你最想看的极光,我陪你看了,下一次是不是该换你陪我看流星了?”






“沉默就当你答应我了”




“还有,祝我们四周年快乐!你还没有送过我戒指了呢”




“马…嘉祺…你个大笨蛋……”







“阿大,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好吗?”





“马嘉祺他回不来了”








三年前




三年前的今天是七夕,也是马嘉祺和丁程鑫交往一周年纪念日。这天,丁程鑫忙活了一天,就为了给他辛苦了一天的小男友一个惊喜。“蛋糕?OK 蜡烛?OK 戒指? OK……”




丁程鑫等了七个小时,从五点等到十二点,小火柴怎么还没回来?丁程鑫打开充满电的手机,一看未接电话有一百多条,刚想回过去,刘耀文又打了过来。




“鑫哥,你怎么不接电话?小马哥心脏病复发了!”


丁程鑫控制住自己,但声音还是有些颤抖,“哪家医院?”



“×××中心医院,现在正在手术,鑫哥你别担心,我们大家都陪着你呢”

马嘉祺你坚持住,我来了,你说过要给我做一辈子的糖醋虾仁……

半个小时后,丁程鑫赶到了医院,“马嘉祺怎么样了?”


“阿大/老丁/鑫哥,还在手术中,已经一个小时了”

沉(尴)默(尬)片刻后


00“让不我们先回家?他不喜欢麻烦别人”(小声)

“好”(一起)

yw“那鑫哥我先带着轩儿回家了,他都睡着了”

“对,那老丁拜拜,有事找我们啊”

“我留在这吧,没个人也不行,都好好休息啊,让不阿大该自责了”


“是,三爷,那我们走了”

“都走了,别绷着了,想哭就哭吧,三爷的肩膀给你靠”


“敖子逸,谢谢你”

“这算啥,咱们可是竹马竹马的关系”


“小火柴不会有事的对吧?”

“小马哥是个好人,吉人自有天相”


“敖子逸你信佛啊?”

直到凌晨三点,丁程鑫硬是一眼没合,他怕他睡着了,醒了以后再也见不到马嘉祺了


“谁是病人家属?”



“我是”


“病人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其他的先观察几天”



“嗯,谢谢医生”


“不用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病人已转去1224号病房了,可以探望,别弄出太大声音”



“嗯”


“敖子逸,没什么事了,你先回去睡觉吧”

“好吧,你别硬撑着”


“嗯,知道了”

丁程鑫握着马嘉祺的手不一会就睡着了,第二天一早,马嘉祺醒过来的时候,看见坐在旁边,低头玩弄着自己的手的小狐狸,笑了笑,接着听见他说“马嘉祺,这次我可下了血本了,你要醒过来,我天天给你操”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


“啊啊啊!马嘉祺你什么时候醒的?”

“就刚刚啊”

“我反悔了,不给你操,哼(ノ=Д=)!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去叫医生”


然后丁程鑫往马嘉祺脸上吧唧了一口,红着脸跑出去了

“我家层层就是可爱”


就这样,俩人天天腻歪,搞得大家都不想来医院了。

可是有一天,医生突然告诉丁程鑫,马嘉祺情况不太好,他有先天性心脏病,怎么不早点治疗,现在只有移植能救他了。

“马嘉祺!你有先天性心脏病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yw“小马哥怕你担心”


tz“而且当时也没这么严重”

“对呀”


“所以你们都知道?”

“马嘉祺!你有意思吗,瞒着我很好玩是吗”


“阿程,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解释这样做是为了我?不用了,分手吧,我累了”

丁程鑫跟马嘉祺分手是为了把自己的心脏移植跟他

丁程鑫被囚禁在家里一个月后一个月后,敖子逸告诉他“小马哥病情加重了,没撑住,尸体已经火化了”

从那以后,丁程鑫天天把自己关在家里,除了喝酒什么也不干,嘴里一直说“马嘉祺,回来好不好?”


丁程鑫已经自杀未遂好几次了,不是跳楼就是煤气中毒,都被他们给拦下来了。甚至有一次,刘耀文来找丁程鑫他竟然割腕了,辛好抢救及时。医生说他有重度抑郁症,没出事算好的。



丁程鑫躺在病房里,呆呆着望着天花板,“嘉祺,又差一点就能见到你了啊”


敖子逸拎着一碗粥走进了病房“阿大,喝点粥吧?”

床上的人轻轻地摇了摇头,这下敖子逸可脑了


“丁程鑫!你不要在这么糟蹋自己了行吗?你觉得小马哥会想看见你这样吗?”


“阿大,小马哥希望你幸福的生活下去”


“放心,我不会再这样了,我恨他,什么事都瞒着我,最后一面也不让我见”



“不许反悔”




“还有你胃不好,不要再喝酒了”


“嗯”


“这句话马嘉祺也老对我说,很烦的”


敖子逸知道,丁程鑫只是在口是心非,不然他的抑郁症为什么三年都不见好转。




时间回到三年后


“当时还真得谢谢你们,没有你们我都不知道怎么活下去”

“晚上陪我喝一杯吧”

“不行,你胃不好”


“就一次”


“好吧”



敖子逸没想到自己的竹马酒量这么不好,没喝两杯就醉了


“马嘉祺是个…大混蛋,对不对,三儿?”



“对对,别喝了,你喝多了”

“我没喝多,马嘉祺就是个大混蛋,扔下我,一个人过好日子去了”


“是是是”



然后丁程鑫一个飞跃越到了敖子逸的背上,“小马蹄,驾”




“哎”



可是背上的人已经睡着了,轻轻的刮了一下他的鼻子





“嘉祺,我好想你,你回来好不好?”




他轻轻的覆上丁程鑫的嘴唇





“傻阿程,我一直都在啊”




丁程鑫做了一个很长很长梦,他梦见马嘉祺回来了,回来找他了……






第二天,丁程鑫醒来脑袋晕乎乎的,接着又晕乎乎的看见了……马嘉祺?梦成真了?




“马嘉祺?”




“嗯?”




“阿程,你记得我了?”




“嗯……”




“nice!太好了!”





“不是三儿跟着我来挪威的吗?”





“三儿出国了”




“所以我把你当成了三儿?”




“是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当时心脏病已经很严重了,医生告诉我他有朋友在美国,有跟我匹配的心脏,但是能治好的几率很小,但是为了以后还能见到你,我就去了”









“因为成功的几率很小,怕你担心,就让他们告诉你我死了,不过到了美国我就后悔了,你自杀未遂了好几次,幸好,手术很成功”




“成功个猫啊,成功,也不知道是谁在床上躺了半年靠强大的为了见到老丁求生欲醒过来的”






“我次啦,敖子逸你什么时候来的?不接我底你会死啊!”




“那是,我来挪威玩啊,结果就看见你们了”







“所以,你又骗我,马嘉祺你数数这是你骗我第几次了!说好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告诉我,我帮你分担点嘛,干嘛非要自己承受,你要我这个男朋友干嘛?”


“阿程,我错了,我发誓,下次一定告诉你”




“你保证,拉勾勾”




“我保证”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受,盖章,好了”





我就不应该来,没事找事by—敖子逸










半年前


马嘉祺下了飞机,直接打车去了丁程鑫的公寓,扔下一堆生无可恋的人在机场,这么急切的吗?


摁下熟悉的密码 121224


“阿程,我回来了”


“三儿?你怎么管我叫阿程?你不是有事出去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阿程,我…是马嘉祺啊”


“敖子逸,你别开玩笑了”


“我是敖子逸?”


“对呀,三儿你今天怎么了?奇奇怪怪的”


“哦,没事没事,就是东西忘拿了,中午自己好好吃饭”


“嗯,知道了,一会儿不见这么啰嗦”



阿程这是怎么了?—by马嘉祺


(以下为微信内容)


关于阿程讨论群


Tenzo:这群名字起的…咳…起的好


你们最帅的三爷:阿大怎么了?


M+7:阿程…好像不认识我了,他把我认成了敖子逸[迷茫],是抑郁症引发的问题还是心里问题?


你们最帅的三爷:@张工资@贺呵呵呵呵两个心里医生出来啊给大家解释一下啊


贺呵呵呵呵:依臣妾看是丁王爷因收到了严重的心理创伤导致


只好叫乔治了:Tina妃,此话怎讲?


张工资:停停停,你俩是泡面延禧攻略番看多了是不?


只好叫乔治了:切,@贺呵呵呵呵大结局是什么?[没vip的一脸期待]


贺呵呵呵呵:耀文儿你来我宿舍



只好叫乔治了:@宋大帅爱吃馒头 亚轩你先睡噢


宋大帅爱吃馒头:咳咳,群都歪那儿了,正群@张工资 你接着讲


张工资:老丁受了太大的刺激,在他心中,马嘉祺这个人已经不在了,错认成了三爷


Tenzo:因为在对老丁最痛苦的两年,三爷一直照顾他,除了小马哥,三爷就是他最重要的人


M+7:[吃醋]


只好叫乔治了:那告诉鑫哥啊!


贺呵呵呵呵:不行(▼皿▼#),会给老丁带来痛苦,小马哥必须刺激他,让他自己想起来


M+7:那我就以“敖子逸”的身份陪在他身边,麻烦三爷了


你们最帅的的三爷:不麻烦不麻烦


半年后




“马嘉祺你不会在离开我了,对不对?”


“对”







END.









突然发现我跳文和啰嗦都好厉害[自豪




有点敷衍,跳了好多时间段


求心心
求评价(论)

【祺鑫】祺祺吃醋记

第一次写文,亲们请挑错啊,爱你们

内有破自行车,超小破车!

@『林沫』 我迈出了第一步,快夸我✌

ps:做了一点小小的修改

———————————————————————

丁程鑫出去拍了一个月的戏,天天等着马嘉祺去探班,结果戏都快杀青了都没有来。哼!气的丁程鑫好久都没有理他!





虽说在冷战,咳,我承认是单方面,可是马嘉祺每天晚上睡前发的晚安语音快要撩死我了,我靠,声音怎么那么撩啊!好想睡在他怀里肿么办?算了,在自家大男友面前,面子就不要了吧





然后丁程鑫立马穿上衣服 去超市买了一大袋子小火柴爱吃的,当然还有必不可少的“肉”,然后用橙子味的沐浴露把自己洗的香香的,坐在沙发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等小火柴回来。





后来,丁程鑫已经不管在哪直接睡了。




最近的马嘉祺心情比较烦躁,公司里出了那么多事,阿程还不理我了!可是回来的时看到沙发上蜷成一团的小狐狸,笑了笑,把他抱进了屋里。






第二天,丁程鑫就被一早在厨房做饭的马老师给撩到了,还有……糖醋虾仁!!!还有马家祖传红烧肉!!!还有玉米排骨汤!!!不行,口水你要忍住!!!






“阿程?快过来吃饭,一会凉了。”





“哦”






俩人打情骂俏的吃完了饭,然后一起去公司,一路上都是马嘉祺吧啦吧啦说。





马•啰嗦•嘉祺





训练休息,马嘉祺向丁程鑫走去,可丁程鑫就像没看见他一样,毫不犹豫的去找宋文嘉、宋亚轩和幺儿去玩石头剪刀布了,玩着玩着就醉奶了,小漂亮难逃小马哥的命运,当然也没有注意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





丁程鑫本来已经忘记马嘉祺不去探班的事,可是他昨天那么黑,居然还把自己扔在家里!哼!别以为糖醋虾仁就可以讨好我!





中午吃饭的时候,本来想坐在阿程旁边的马嘉祺却被丁程鑫一个眼神让陈玺达给抢了




行,丁程鑫,气我是吧,老子去找天泽,结果虽说和天泽一直在聊天,可时不时的瞟他一眼,还有说有笑的!结果没把丁程鑫气到,自己的却醋坛子翻了






午休,丁程鑫和敖子逸一起打游戏,打完了丁程鑫就靠在敖子逸肩膀上睡着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情侣呢






马•黑脸•吃醋•嘉祺
已经忍不住了







果然,训练结束后,马嘉祺的脸上透出的杀气已经把他们都吓走了






“丁程鑫你给我回家,咱们谈谈人生”






人都被吓到音乐教室了





达达:“今天老丁和小马哥都特别奇怪,为啥子?”




狼崽:“嗯,总感觉有人老盯着我”





肥仔:“而且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醋味儿。”





张工资:“小情侣吵架,正常。”







【一脸懵逼】





贺呵呵:“你们是不是傻,那么明显看不出来?让我Christina贺来替你们解答吧。你看他们俩平常……(此处省略一万字)。你在看小马哥那个样子,肯定是吃醋了呗。你看老丁儿今天跟三爷,老丁儿今天晚上没好果子吃了。”




狼崽:“贺哥,你飘了”





三爷:“别看小马哥平常那么温柔,攻起来……”





张工资:“明天等着看好戏吧。”





众人一脸猥琐





ps祺鑫家





一回家,马嘉祺就把丁程鑫摁在了床上“阿程,你今天有点过分啊?”





“哼!你还说我,前天我买了吃的,还做了饭,咳,这事不提,还洗了澡,就是为了等你回来,而且屋里还那么黑。”





“我错了,不该让你一个人在家,那你下次还一天不理我吗?”






“不会辣~,小~火~柴~还是爱你的~起祺~”我*,几个星期不见什么时候这么会撒娇了





马嘉祺捏住他的下巴,亲了上去,撬开了他的牙关,马嘉祺才亲了几分钟就把丁程鑫亲的头晕脑热,松开后,丁程鑫大口大口吸气,然后用力的打了一下他的后背,“马嘉祺!你干嘛啊!”




“你先撩我的”

……


“嗯~轻点~嘉祺~”





(自行脑补)




……





ps公司





贺呵呵:“老丁儿,你今儿咋了?不舒服吗?”(明知故问)





层层:“没事,就是有点腰疼。”





然后众人看见老丁儿狠狠的瞪了一小马哥,再一次不约而同的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众人:“哦~~~”






表情写着:我们都懂。









END.








小学生文笔 ,可能有点大白话,亲们不要介意


切勿上升!上升狗蛋儿咬你!